彩8 2019-05-26

編者按:2019年刚刚过去5个月,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科研团队已经在《细胞》《自然》《科学》三大世界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了7篇重要原创性成果,引发广泛关注。2019年5月26日,人民日报在教育版头条位置深度聚焦中国科大,刊发了题为《中国科大,“磁聚”人才》的通讯报道。文章以自然界的磁现象为比喻,分别从“永磁體”、磁化效應、磁聚現象的视角,解读了中国科大人才聚集、成果迭出的深层次原因,以历史纵深感的笔触,彰显了中国科大“红专并进,科教报国”的红色基因和办学底色,呈现了一代代科大人“潜心立德树人,执着攻关创新”的接续奋斗历程,展现了科大师生和广大校友“建功立业新时代”的精神风貌。


中國科大“磁聚”人才(深聚焦)

丁雅诵 杨 凡

《人民日报》(2019年05月26日05 版)

核心閱讀

新世纪以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5次入选年度国际物理学重大进展,两次入选国际物理学十大突破,两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世界首颗量子通信卫星“墨子号”、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通信线路“京沪干线”,光量子计算机、铁基超导、智能语音等一大批世界级原创科技成果在中国科大诞生。

爲什麽是中國科大?這種現象帶來哪些啓示?


首次在毫米级的碲化锆材料上观测到了三维量子霍尔效应,开创性地将超导量子比特应用到量子随机行走的研究中,在实现哺乳动物裸眼红外图像视觉方面取得进展……2019年刚刚过去5个多月,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科研团队已经连续在《细胞》《自然》《科学》等世界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了7篇重大原创性成果和发现。

這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關注和好奇,人們想一探究竟。

“永磁體”

紅色基因,科教報國

這些引人注目的領銜科學家平均年齡不超過44歲,最年輕的39歲。他們中有海外留學歸來的赤子,也有改革開放後在本土高校成長的才俊;有在中國科大完成本碩博的青年科學家,也有本科畢業于國內其他高校的優秀畢業生;有領跑世界的著名中科院院士,也有嶄露頭角的後起之秀……

也許,“磁場”可以解釋高水平人才在這裏的聚集。猶記61年前,爲培養“兩彈一星”尖端科技人才,中國共産黨親手創辦了中國科大,“紅專並進、科教報國”成爲集結號和沖鋒號。

“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爲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爲了“兩彈一星”,一大批科學家彙聚在中國科大:錢學森,沖破重重阻撓從美國返回祖國,擔任中國科大近代力學系首任系主任長達20年;郭永懷,放棄美國康奈爾大學的優厚待遇和先進的科研條件,響應祖國的召喚回國參與“兩彈一星”研制工作,並擔任中國科大化學物理系首任系主任;楊承宗,在法國師承居裏夫人獲得博士學位,毅然放棄法國科學院的高薪回到祖國,擔任中國科大放射化學和輻射化學系首任系主任;還有華羅庚、趙九章、趙忠堯、貝時章、馬大猷、吳有訓……一批科學大師走上中國科大的講台,不僅教書,更是育人,他們的許多弟子後來都成爲著名科學家和國防科技中堅,爲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國防建設作出了卓越貢獻。

立德樹人,攻關創新。一代代科大人接續奮鬥,自覺地將自身前途命運同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把愛國之情、報國之志融入社會主義建設和祖國改革發展的偉大事業之中。1977年9月恢複高考,中國科大率先在全國成立了新中國第一所研究生院。當年10月,當人民日報發布中國科大研究生院成立並開始招收研究生的消息時,全國引起了轟動,當年便收到了來自全國的6500多封報考信。1978年,科學的春天到來,中國科大響應黨中央“向科學技術現代化進軍”的號召,以“早出人才、快出人才、出高質量人才”爲目標,在全國率先成立第一個“少年班”。進入80年代,中國科大成爲一代人心中的科學聖地。此時的中國科大,更加求賢若渴,不拘一格吸納各方英才,不看出身,不問土洋,不分長幼,一時間成爲五湖四海知識分子潛心教學、執著科研的甯靜港灣,成爲科技人才彙聚的創新高地。

“‘紅’在建校初期是爲‘兩彈一星’作貢獻,現在則是爲科技強國、中國夢而奮鬥。”中國科大校長包信和這樣解讀校訓的時代內涵。

从“两弹一星”到“墨子号”,从同步辐射国家实验室到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从铁基超导到众多的科研创新成果蓬勃而出,中国科大这个“永磁體”,依然以其特有魅力吸引着海内外赤子,谱写着科教报国的华章。

磁化效應

立德樹人,攻關創新

金属铁本无磁性,若长期置于吸铁石上,经过一段时间就会产生磁性,这就是“磁化效應”。人才培養,尤其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养成,在某种程度上也如“磁化效應”。

“中国科大‘红专并进’的办学之路,就是既讲专业又讲政治的社会主义人才培養之路,不仅向学生传授本领,更让学生懂得用本领为谁服务。”中国科大党委书记舒歌群强调。“两弹一星”元勋、中國科學院院士钱三强曾这样解读“红专并进”:“红是方向,专则是长度。一个人方向错了,做再大努力也是徒劳。而方向正确,却不够努力,同样不会成功。”

中科院院士、國際知名物理學家趙政國還記得自己當年在中國科大讀書的場景,“早上4點多鍾就會有人起床背英語單詞,在路燈下、廁所的燈下,到處都有手拿單詞書的學生,在食堂排隊也是手不離書。我在科大讀了10年,在學校過了8個春節。”2008年,趙政國放棄在美國的教職,與夫人全職回到母校中國科大,投身粒子物理與原子核物理專業建設,迅速提升了中國科大在高能物理方面的研究實力,爲國家培養了一大批相關領域的傑出人才。

中國科大的紅色基因決定了這所學校的使命:培養一代又一代擁護中國共産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立志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的有用人才。2018年,學校入選全國首批十所黨建工作示範高校,化學系無機專業教師黨支部入選全國黨建工作樣板支部,空間物理教師黨支部入選教育部100個首批全國高校“雙帶頭人”教師黨支部書記工作室建設名單……

“红专并进,科教报国”的磁化效應,不在于生硬地灌输,而源于日积月累的耳濡目染。

“回想自己的一生,經曆許多坎坷,唯一希望的就是祖國繁榮昌盛、科學發達……”中國科大量子工程中心一樓入口門廳的牆壁上,銘刻著中國科大近代物理系首任系主任、物理學家趙忠堯先生的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趙忠堯曆經周折回到祖國,回國途中曾被日本扣留入獄長達數月之久。回國後,趙忠堯完成了中國第一台質子靜電加速器的組裝工作,爲中國原子核能事業的奠基做出了重大貢獻。

在自然界,磁鐵即使裂爲碎片,每一塊小磁鐵都會保留自己的磁性和南極北極。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無論是深入大漠基地隱姓埋名,還是活躍在人工智能應用最前沿,無論是堅守大洋深處的科考測量船,還是沖鋒在量子爭霸最前線,無論是執教三尺講台,還是遙控衛星馳騁萬裏蒼穹……建校61年來,中國科大共培養了73名兩院院士、32位科技將軍,一代代科大人始終胸懷愛國之心和報國之志,以實際行動投身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爲黨和人民奉獻力量。

磁聚現象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月是故鄉明”,是錢臨照在寫給中國科大出國留學師生的書信上加蓋的印章。這位中國科大建校元勳之一,生于亂世,求學海外,值民族危難之際回國,他深知祖國的含義。

“希望努力學習,早日歸來,爲民族複興作出貢獻!”這是中國科大潘建偉院士參觀“複興之路”主題展覽後,給海外學生們群發的短信。2008年,潘建偉帶領他在德國的團隊整體回到中國科大,又陸續把團隊成員送往世界頂級科研機構深造。陳宇翺去德國慕尼黑馬普研究所進修超冷原子調控技術,張軍赴瑞士日內瓦大學學習單光子探測技術,陸朝陽到英國劍橋大學學習量子點光源技術……如今,這些被派往國外深造的學生學成歸來,組成我國量子領域研究的豪華陣容。

磁聚現象,让中国科大对志同道合者具有极大的感召力,犹如磁之于铁,慈母之于游子。

在這裏,人才備受重視。中國科大提供全程全方位服務,人才入職之前,爲他們提前准備科研啓動經費,安排實驗和辦公用房,配備學術助手和學術梯隊,支持科研平台和團隊的建設,安排好配偶就業和子女入學。在對創新人才的管理和考評上,中國科大充分尊重學術規律,不提發表論文數等硬性考核指標,而以“階段考核”代替“年度考核”,以“同行交流”代替“述職考評”,通過“柔性考核”激發科學家的創造熱情。

在這裏,建有一流學科體系和科研平台。2017年,中國科大入選A類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數學、物理學、化學、天文學、地球物理學、生物學等11個學科入選世界一流學科建設名單。在教育部第四輪學科評估中,中國科大物理、化學、天文、地球物理等7個學科獲評A+,理學基礎學科全部進入A檔。

截至目前,中国科大共有中國科學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55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17人,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46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116人,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110人……同时,一批国内外著名学者受聘担任名誉(客座)教授、“大师讲席”教授。各类高层次人才达427人,占师资队伍总数的33%。

“有紅專並進、科教報國的‘磁芯’內核,有立德樹人、言傳身教的‘磁化’淬煉,有尊重學術、成就事業、實現價值的‘磁場’發力,自然會出現‘磁聚’現象。這就是中國科大‘人才磁場’的秘密所在。”舒歌群說。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9-05/26/nw.D110000renmrb_20190526_1-05.htm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