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报】“科普网红”是如何炼成的? --中科大袁岚峰:为科技界发声 2019-06-25

■新華社北京6月24日電


兩年學完小學和初一的課程,14歲進入中國科技大學化學物理系,23歲獲得化學博士學位……袁岚峰這在外人看來如同“開挂”的人生,在不惑之年有了新的插曲。這一年開始,他更廣爲人知的名字是“科技袁人”。


《科技袁人》是一檔網絡視頻科普節目,2018年誕生至今全網已超過1.5億播放量,成爲中國互聯網科普類內容領域前1%的頭部IP。從科學家到“科普大V”,這位“網紅”是如何煉成的?


科學家“走紅”二次元平台


雖然14歲就進了科大,但袁岚峰並非少年班的成員。他總要澄清這個誤解,少年班是一個院系,跟他所在的化學物理系是並列的,“所以我是屬于‘少年班之外的少年大學生’,這樣的人在科大也是很多的。”


1997年袁岚峰在他的实验室,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他登录科大的瀚海星雲BBS,注册了账号“胡不归”———“归去来兮,田园将芜兮胡不归”,钟情于古典文学的袁岚峰,网名来自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通過網絡做科普,是一連串的機緣巧合。2015年3月,一條“量子瞬間傳輸技術重大突破”的消息引爆輿論,配圖是《星際迷航》裏的瞬間傳送裝置。科幻變成了現實?這讓公衆興奮又不解。


“我剛好學過一些背景知識,知道這在學術上叫作‘多個自由度的量子隱形傳態’,屬于量子信息領域。記者並不理解其中的科學原理,報道不得要領,無怪乎讀者看不懂,以己之昏昏,怎麽可能使人昭昭呢?”袁岚峰說。


于是袁岚峰聯系中科大潘建偉量子信息研究組的同事,寫了第一篇有意爲之的科普文章《科普量子瞬間傳輸技術,包你懂!》,發表在自己的微博上,當時他的粉絲數不到8000,但意想不到的是轉發和評論像潮水一樣湧來。這讓袁岚峰切身感受到科普的價值和意義。不過真正促成他科普形式更加立體多元的,是在一次名爲“思想者論壇”的學術會議上與“觀視頻工作室”擦出的火花。


“觀視頻”是依托于複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的視頻團隊,以視頻節目讓各界資深專家學者解讀時事熱點。“觀視頻”的導演朱偉希望在科技和科普節目上有所突破,盡管這並不被看好———在周圍人的眼中,科教片的收視率慘不忍睹。然而朱偉卻覺得,身邊對科技和科幻感興趣的人明明越來越多。


《科技袁人》由此應運而生,2018年元旦開始向各個視頻平台推送。令朱偉意外的是,試播的3期節目竟然在B站(哔哩哔哩)這個主打動漫二次元的視頻網站反響很熱烈。不到一年半的時間,《科技袁人》已經出品超過100集,全網超過1.5億播放。對于“科普網紅”的稱呼,袁岚峰並不反對。在他看來,無論外界如何稱呼,只要讓更多的人熱愛科學,投身科學,支持科學都是好的,“這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目標”。


2018年,袁岚峰當選“年度十大科學傳播人物”。


公衆需要“既准確又生動”的科普


科技創新和科學普及是科技工作的一體兩翼,但在很多科普工作者眼中,這是極不平衡的兩翼:“一只是雄鷹的翅膀,一只是老母雞的翅膀。”


科普顯然是較弱的那一只。


袁岚峰在網上流傳最廣的文章,是一篇分析中國科技在世界上的地位的文章,叫做《中國科技實力正以多快的加速度逼近美國》。“縱向來看,中國曆史上科技水平的巅峰就是現在。橫向比較,中國目前的科技水平在世界上是第二集團的領頭羊位置,僅次于美國”,盡管征引了大量的權威數據,但對于文章的這一核心觀點,網絡上的爭議和嘲諷依舊不斷。


“與其問科普對科學界有什麽好處,不如問科普的缺乏對科學界有什麽壞處。”袁岚峰說,科普對公衆無疑至關重要,但科普需要專業人士來做,科學界對于科普的重要意義也要有清醒的認識。中國科學界在社會上得到的承認遠低于應得的承認,要扭轉這種不公平的現狀就得靠科普。


接觸科普時間長了,袁岚峰發現當下的科普往往有兩類毛病,一類是“有科沒普”,另一類是“有普沒科”。“有科沒普”的作品多是業內專家寫的,但太專業化了,基本相當于論文摘要,完全沒考慮讀者的接受能力。換句話說,就是只有本來就懂的人才能看懂他在說什麽,本來不懂的人看了仍然不懂,也就完全失去科普的意義了。“有普沒科”就更加沒譜了。“一些博流量的自媒體寫的不知該叫科普文章還是該叫僞科學宣傳,過分簡化的比喻還算好的,更常見的是胡亂發揮。”袁岚峰印象最深的例子就是量子糾纏,有的文章說量子糾纏說明粒子有意識,有的說量子糾纏讓人類對世界的認識崩塌了,甚至還有說可以量子禅修的……


與其讓別人瞎寫,不如自己來寫一些介于“有科沒普”和“有普沒科”之間的東西。袁岚峰觀察發現,在面向專家的技術性文章和過于粗淺而往往不准確的文章之間,科普工作存在一個巨大的空檔,即面向那些值得科普的讀者,准確而生動地介紹科學原理和科學的思維方式。這也正是袁岚峰做科普的初心。


真正要做到“既准確又生動”卻並非易事。長期的教學經驗對于袁岚峰做科普工作很有幫助,而“既准確又生動”更是深受羅阿爾德·霍夫曼的影響。羅阿爾德·霍夫曼是1981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也是袁岚峰在康奈爾大學的博士後導師。袁岚峰聽霍夫曼講科學,最顯著的感受就是:所有的科學道理都是可以理解的。


“這就是我從事科普工作的基本信念。”袁岚峰說,爲科技界發聲,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客觀、全面、平衡地評價中國的科技和發展趨勢,准確而生動地向社會中堅介紹科學原理和科學的思維方式,這就是我們最需要的科普。


更注重的是傳遞科學精神


從社交網絡和網紅自拍,到各種計算公式,再到人類登月,一張張圖片迅速切換,最後終結于袁岚峰的一個哈欠———這是《科技袁人》節目的片頭動畫,像極了美劇《生活大爆炸》。很多觀衆並不知道,這其中暗藏著朱偉的“小心思”。


在朱偉看來,新世紀互聯網蓬勃發展,科技反而變得內向和消沈了,人類越來越熱衷于IT、AI、VR、AR,不再具備向外探索的精神,所以他故意用倒敘的方式來展現科技發展,而袁岚峰的那個哈欠更成了點睛之筆。互聯網上的觀衆非常買賬,甚至覺得這個哈欠很“提神”。


從標題制作到話語方式,深谙互聯網傳播規律的朱偉在科普的生動性上動了不少腦筋,有時候甚至因爲“追熱點”和袁岚峰産生分歧。多年從事科學研究的嚴謹讓袁岚峰堅信,“准確”和“生動”發生沖突的時候,應該優先選擇准確,這總比犯錯要好。


但盡管如此,節目播出後總少不了爭議和反駁的聲音。“最好的情況是有專業的觀衆指出了我們的疏漏,或者是引出有價值的探討。”袁岚峰對于理性的聲音非常歡迎。他告訴記者,不少思想和話題就是從跟粉絲的互動中來的,還能改進和提高自己的科普水平。


最無奈的是碰上“民科”或“杠精”,爲了論證“民科”觀點中的問題,袁岚峰曾經向專業人士請教,但把問題剖析清楚之後,發現沒有任何作用。“有的人純粹是因爲政治或情緒因素,有的人確實無法鑒別有效信息。所以千萬不要把說服某一個特定的人作爲目標,真正重要的是把正能量傳播出去,只要能夠提高一部分人的思維水平,你就已經很成功了。”袁岚峰說。


《科技袁人》在策劃之初的目標也就是傳播科學精神和科學的思維方式,袁岚峰覺得,能夠影響一部分人就已經很成功了。事實上,袁岚峰已經有了一批忠實的觀衆。今年5月,《科技袁人》從觀視頻工作室分離出來在B站獨立運營,1個月內關注粉絲超過14萬。


培養這批鐵粉離不開節目組的堅持。一年多的時間節目每周不落,碰上熱點問題甚至一周兩期,內容涵蓋化學、物理、經濟、工業等多個領域,甚至爲了回應擡杠的人,還從哲學角度分析了“杠精”的邏輯。袁岚峰告訴記者,選題一般有幾個類型,有的是自己熟悉的領域拿來就講,有的時事熱點有一定積累的補補課也能談,但還有的問題確實是自己從未了解的,甚至要從頭去學。


袁岚峰調侃,現在的學習強度比上學的時候還大。做“黎曼猜想”的時候就費了很大力氣,對于這個被數學界看作最重要的未解之謎之一的猜想,袁岚峰最初完全不懂。他找來各種資料“啃”了幾個月,然後再想方設法寫出文案台本,用了6期節目來講述“黎曼猜想”的研究進展和其中的趣聞轶事。


“盡管制作過程非常辛苦,但這也表明了我們不僅僅是‘蹭熱點’,而是要傳遞科學精神的態度。”節目組的張力文說。


“做科普是我的幸運”


在破億播放量的背後,很少有人知道,《科技袁人》的團隊其實只有6個人,其中有兩人還是兼職的中科大學生。郭尖尖在去美國交流之前,就是兼職學生之一。在她的印象中,袁岚峰做科普有一種赤誠。


“每一期的文案台本都是袁老師親自完成,他自己還有教學和科研任務,工作量和壓力其實蠻大的,但他總是充滿好奇和熱情。”郭尖尖說。在極致嚴謹和理性的另一面,袁岚峰又非常感性。郭尖尖清楚地記得,在做霍金去世和紀念鍾揚的節目時,袁岚峰說著說著就哽咽落淚了。她調侃說,節目組最初還想用各種形式來包裝,但現在來看有過硬的內容和好的講述者就足夠了。


對于知識輸出型的節目來說,總有話題被“消耗”完的一天,但袁岚峰並不擔心。一方面在于科技創新成果日新月異,總會有不斷湧現的熱點和話題,另一方面,在他身邊還有一群志同道合熱衷科普的青年科學家。


《科技袁人》在獨立之後,計劃推出由袁岚峰和各領域科學家對談的《科技袁人Plus》以及速覽一周科技熱點的《科技袁周慮》,拓展話題的廣度和深度。


如何讓更多的中國科學家參與到科普中來?袁岚峰認爲最可行的辦法,就是引導各方面的資源向科普聚集,給從事科學傳播的科學家更多的實際利益,不能口惠而實不至。“這些利益可以由政府、企業或公衆來給予,形式可以是評審體系的變化、資金的支持等等,但最關鍵的是原則的確立。科學家對公衆進行科學傳播固然是一種公益活動,但是如果有回饋,大家參與的積極性肯定更高,才能夠形成正向的循環。”袁岚峰說。


在袁岚峰看來,做科普很大程度上不是爲了別人,而是滿足自己,實現了自我的社會價值。“科普本來就是科學家的工作之一,對我而言也是一種幸運。如果不是對科學的終極力量有信心,我也不會做這些。”袁岚峰說。


劳动报 2019/6/24

http://www.labour-daily.cn/ldb/node41/node2151/20190625/n77114/n77126/u1ai454013.html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