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8 2019-07-01

2018年11月29日,在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分會第二十二次全國學術會議上,主任委員賈偉平教授向翁建平教授頒發2018年度CDS最高學術獎項——科學貢獻獎。


今天,中國各大醫院已將胰島素強化治療付諸臨床,用于2型糖尿病的早期治療,令無數“糖友”受益。其中,從理念提出到形成研究結果,從達成共識到指南制訂,再到治療理念的普及推廣和臨床應用,凝聚了翁建平團隊和國內同行十余年的辛勤付出和不懈探索。“希望通過中國醫生的努力,用中國證據,做中國研究,真正爲中國糖友服務,也爲國際同行提供有價值的參考”,這是翁建平的初心,也是他的夢想,多年來,他一直爲此堅持不懈。


来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附属第一医院,走进翁建平教授的办公室,办公桌上蓝色水晶杯身的CDS(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科学贡献奖奖杯引人注目。翁建平教授30年深耕我国糖尿病治疗和临床研究领域,这个奖杯,是对他杰出贡献的褒奖。


“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這是爲國家、爲社會、爲人民做事的強烈榮譽感”


国际糖尿病联盟(IDF)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糖尿病患病人数已达1.09 亿人,成为世界第一的糖尿病大国。联盟预计到2040年,我国糖尿病患者数量将达到1.51亿人,相比2015年增加近50%。糖尿病知晓率低、血糖综合达标率低和并发症增长迅猛,已成为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发展的严峻挑战。


2000年,翁建平從國外深造回國。在大量臨床診療實踐後發現,很多2型糖尿病患者雖然依從性很好,但治療效果卻一直不理想。當時國內外主流的2型糖尿病治療采用的是傳統的階梯式療法,也就是從飲食、運動控制到單藥口服,再到聯合口服,直到病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時,醫生們才會使用胰島素治療。此時,患者往往已連續多年處于糖尿病控制不佳的狀態,大大增加了並發症風險。


中國每年新發2型糖尿病780萬人,延續了多年的治療模式真的適合中國人嗎?我們的糖尿病防控到底路在何方?爲了探索新的治療和疾病管理模式,翁建平帶領科研團隊與國內9家糖尿病治療研究中心共同努力,開始了2型糖尿病胰島素早期強化治療的臨床研究。


38歲出任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學分會副主任委員,翁建平協助主任委員項坤三院士,致力于中國糖尿病本土研究。


研究结果显示,相比阶梯式疗法,早期强化使用胰岛素治疗能使新诊断的2型糖尿病患者β细胞功能更好地恢复并得到维持。研究成果一经发布,在业界产生巨大反响,成为多个国家糖尿病指南制订和临床路径修订的重要证据。2009年美国2型糖尿病学会(ADA)和欧洲2型糖尿病研究学会(EASA)联合指南、2010 年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糖尿病指南、2013 年加拿大糖尿病学会指南等都对此项研究成果加以引用。相关研究论文发表在医学界四大期刊之一《柳叶刀》(The Lancet)上后,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牛津大学Rury Holman教授在BBC发表专门评论称,“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重要研究”;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多伦多大学Drucker教授则在《柳叶刀》同期发表述评称:“这一研究证明2型糖尿病可逆转”。相关论文至今已被引用900余次,同时被收入美国内科医师学院教材《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2012年2月14日,2011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由翁建平和国内同行历时多年完成的“2型糖尿病新治疗方案研究与临床应用系列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站上领奖台,“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這是爲國家、爲社會、爲人民做事的強烈榮譽感”,翁建平说。


在翁建平看來,臨床醫生做科研就必須與臨床相關、以解決患者實際問題爲導向。“方向比方法重要”,翁建平坦言,“現在我的實驗應該沒有學生做得好,掌握了基本的科學研究方法和操作技能後,我更多是在研究方向上把關。”與衆不同的臨床研究理念,指引著翁建平在糖尿病治療和研究領域不斷取得新突破、新成就。


2018年1月4日,由翁建平牽頭的全球首個國家層面的全年齡段1型糖尿病研究結果在《英國醫學雜志》(BMJ)和美國科學促進協會網站同期發表。該研究不僅揭示了我國1型糖尿病整體發病情況,還填補了我國1型糖尿病數據地圖的空白,對臨床具有重要指導價值。


1997年世界衛生組織開展的調查結果顯示,我國14歲以下兒童1型糖尿病是全球發病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但基于巨大的人口基數,我國1型糖尿病患者絕對數並不少。由于國內1型糖尿病領域的流行病學研究和臨床研究起步較晚,相關基本信息較少,成人1型糖尿病發病率的流行病學資料尤爲缺乏。這給臨床診療、疾病防控和衛生健康行政部門政策制定帶來極大困難。


翁建平敏銳地察覺到,這個被忽略的領域應該得到更多關注。帶著這樣的信念,翁建平又一次開始了他的拓荒之旅。他堅定“循證據、定指南、促實踐”的思路,積極與國際接軌,團結帶領中國同仁逐步探索出符合中國人的糖尿病防治策略。


2013~2017年,翁建平帶領國內內分泌糖尿病領域和兒科領域的專家共同開展了中國全人群1型糖尿病患者登記注冊管理研究。研究對象覆蓋全國13個研究區域7大行政區,占全國人口的10%505家醫院參與其中,最終摸清了我國1型糖尿病全人群發病率。這也是國際上第一次把1型糖尿病全人群發病情況了解清楚。


2016年,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學分會首次推出《2型糖尿病診斷與治療中國標准》,這一標准由翁建平代表中華醫學會領銜制定,是重大慢性病領域發布的首個“中國標准”。


從糖尿病遺傳學基礎研究和隊列研究開始,到研究成果形成國際同行共識,並最終獲得更廣範圍的推廣,翁建平說:“希望通過中國醫生的努力,用中國證據,做中國研究,真正爲中國“糖友”服務,也爲國際同行提供有價值的參考”。


“醫學並非無所不能,但作爲醫生,願意和每位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一起去努力”


“偶爾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200多年前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讓我們思考醫學的使命。翁建平認爲,醫學人文的精神內涵一定不是簡單的服務態度好,更是要從人文層面關懷病人,讓病人感受到生命被尊重,尊嚴被維護,從而形成醫患共同體,共同面對疾病挑戰。就糖尿病治療和研究領域而言,醫生更有責任幫助病人樹立健康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共同促進百姓的健康。


翁建平的職業生涯中有很多高光時刻,但最讓他惦挂的還是他的病人。


客家姑娘曉霞是一位1型糖尿病患者,她和丈夫相愛後結婚成家。丈夫不想讓家人擔心,于是一直不曾將曉霞患病的實情告訴父母。由于擔心下一代的健康,也不清楚妊娠是否會加重病情,兩人一直不敢孕育下一代。公婆是傳統客家人,抱孫子心切,給了兩人巨大的壓力。幾經周折,二人找到翁建平。了解到曉霞患的是脆性糖尿病,病情極不穩定,血糖忽高忽低又難以控制,翁建平鼓勵他們先解決疾病的認識問題,又陪伴他們悉心診治。終于,曉霞成功懷孕。在曉霞即將分娩時,小兩口都希望翁教授能到生産現場。“只有看到翁教授我們才能放心”,小兩口說。手術室外,翁建平一通電話,給了曉霞和家人最大的安慰。如今,孩子已經健康長大。


“晓霞是幸运的”,翁建平坦言,在他诊治的1型糖尿病患者中,也有因为病情分手的案例,“相爱的人因为疾病不能走到一起,是很遗憾的事”,翁建平说,“醫學並非無所不能,但作爲醫生,願意和每位病人以及他們的家人一起去努力”。


2014年8月,翁建平受邀隨全國政協專家團在雲南省曲靖市羅平縣義診。


翁建平的研究目光始終聚焦在臨床,他的研究動力始終來自患者需求。每個人都有生兒育女的權利,翁建平相信1型糖尿病絕對不是妊娠的禁忌證。在國家衛生健康委公益行業基金獨家資助下,他又牽頭開展了1型糖尿病女性患者妊娠結局的研究。該研究證實,只要科學做好孕前准備及孕期管理,1型糖尿病女性患者也能生出健康的寶寶。


作爲九三學社社員、全國知名內分泌科專家,翁建平常年隨團赴偏遠地區義診幫扶。2014年8月,翁建平一行來到雲南省曲靖市羅平縣的一個偏遠山村,義診過程中一位身材明顯較同齡兒童矮小,長得像個小老頭的孩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孩子頭發稀疏、皮膚老化,很像兒童早年衰老綜合征症狀。經過詢問,翁建平得知孩子家裏到處求醫,花光了錢不說,病情也沒有緩解,父母十分痛苦。


翁建平對孩子的父母說:“孩子的病情的確比較複雜,需要進行基因診斷,你們先別急,我可以幫忙。”隨後遞上自己的名片,讓孩子的父母回陽江打工後馬上到廣州來找他。“全部檢測費我來出”,聽到翁建平的這番話,一家人感動不已。


在廣州,孩子獲得了明確診斷。遺憾的是早老症是一種罕見遺傳性疾病,目前沒有辦法治愈。欣慰的是,孩子從此接受藥物治療,身體情況維持得不錯。“我的能力有限,但爲了孩子,我做點貢獻是應該的。”翁建平說。


翁建平坦言,人類離攻克多基因疾病還非常遙遠,“我們必須承認,有些疾病是永遠也不能治愈的,就像人類很難消滅老鼠和跳蚤,因爲這些動物與我們是共生的。”在他看來,糖尿病的發生、發展,是一個多因素複合體。即使未來我們解答了所有的遺傳問題,也不能治愈絕大多數糖尿病。醫學需要理性,但醫學也是人學,“醫學人文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去助人,這要靠我們的耐心、愛心和恒心來完成,一代代接續來做。”


作爲中國科協糖尿病學首席科學傳播專家,翁建平不遺余力地推動糖尿病的健康科普,將糖尿病的防控公益事業作爲自己另一個工作重點。


爲了“真正把‘糖友’的需要彙集起來,讓更多人受益”,2015年翁建平牽頭發起1型糖尿病關愛項目,團隊自主研發出1型糖尿病患者自我管理教育的手機App“糖糖圈”。自2015年9月啓用以來,用戶已近50000人。糖友們只要下載App,就可以記錄自己的血糖監測數據、分享自我管理經驗以及提出問題,同時獲得其他患者和家屬的評論和鼓勵,實現同伴以及醫患之間的交流。針對青春期的糖孩,翁建平和團隊不光解決疾病問題,還重視小“糖人”的心理健康,邀請心理咨詢師入駐平台,舉辦線上心理講堂,彌補了國內心理幹預團隊缺乏的困境。“我們的醫護及患者教育平台需要做的是幫助‘糖友’們樹立正確觀念,給予他們正能量的關懷,讓他們擁有積極樂觀精神”,翁建平強調說。


“一個醫生不僅要承擔起治病救人的責任,更要跳出小我,參與到國家、民族的發展中來”


2018年,翁建平榮獲中華醫學會糖尿病分會(CDS)科技貢獻獎。在CDS年會的演講中,翁建平說:“我們正在經曆中國千年未有之變局,疾病譜迅速變化,病人對醫療需求和期待越來越高。醫療服務體系、目標、路徑流程、管理指標均發生了深刻變化。在健康中國戰略框架下,對于未來糖尿病的發病及醫療管理模式,我們需要重新思考努力的方向。”互聯網+糖尿病血糖精准管理是翁建平近年來持續關注推動的工作。


在翁建平看來,未來血糖精准管理就是基于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技術爲主治醫生提供的一個方便落實的工具,能夠有效幫助患者控制血糖穩定達標、預防並減少並發症的發生、提高生活幸福指數,滿足患者多層次醫療服務的需求,減輕家庭和社會的負擔。


新时代赋予新的使命。2018年10月,翁建平从学习工作20多年的中山大学来到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担任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临床医学院执行院长和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从粤港澳大湾区回归长三角,翁建平对两大区域的医学教育和临床医学学科建设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目前他更多思考的是如何实现各界期盼:一是如何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在理工和科技领域的优势向医学领域拓展,办出中国特色、科大风格的医学教育;二是如何立足安徽,整合中科院系统和长三角区域的医学资源,高起点布局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临床医学学科建设。



在高层次医学人才培養方面,自担任博士生导师15年来,翁建平已经带出36名博士研究生。不仅有多人成为国内顶级医院的学科带头人,还有4位学生凭借过硬的临床基本功和临床学习能力,博士毕业后两年内即获得日本或美国的执业医师资格,翁建平对此十分欣慰。


“一個醫生不僅要承擔起治病救人的責任,更要跳出小我,參與到國家、民族的發展中來,做好新時代的臨床醫生”。說到未來,翁建平已將人工胰腺的開發與應用、新的糖尿病易感基因致病機制研究以及慢性非傳染性疾病隊列建立與應用作爲自己新的研究方向。


對54歲的翁建平來說,一切才剛剛開始。

 

記者手記

  

大家風範不拘小節

  

翁建平是醫者當中難得的全能性代表。他是醫生也是科學家,是教師也是管理者,既有心系患者的慈悲心,也有科學家的洞察力。有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驕傲與自豪,也有多年浸淫醫院管理領域的卓識和魄力。翁建平說,他最難以割舍的,還是治病救人。


笔者试图在他30年的学习、从医以及临床研究生涯的辉煌历程中,找寻所谓“成长的烦恼”,然而,挫折和艰难都被他寥寥带过。当我们被他扎实的临床功底、研究方向上的精准把控能力,学科建设、人才培養方面的独到眼光和宽广视野所折服时,背后的奋斗和付出也许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曾经听到一个故事,或许可以让我们略窥一二:只身来到合肥的翁建平和朋友打趣,一个人在哪睡都是睡,有时候出差坐火车选择卧铺,一天的睡眠就够了。


患者說,有翁醫生在我們就放心。學生說,翁老師是個永不停歇的人。下屬說,翁院長有大家風範,不拘小節。翁建平說,選擇無所謂對錯,關鍵在于選擇之後如何去做。


今天的翁建平,投身在科大的試驗田上播撒新醫學的“小種子”,帶英才班的學生們入門,既講授醫學人文,也談自己從醫之路的經驗和體會。


“風物長宜放眼量”,這句話或許是對翁建平教授醫學人生境界的最好诠釋。


記者:您覺得當一名醫生,最大的成就感源自哪裏?

  

翁建平:當然還是治病救人。沒有什麽比背負他人的生命前行更有意義。就我而言,有更多機會接觸並從事臨床研究工作,將興趣做成事業,通過尋找中國證據,形成中國共識和指南,改變中國醫生對糖尿病的治療理念,造福更多的“糖友”,同時也通過國際平台形成國際共識,發出中國醫學界的聲音,我認爲這就是很有成就感的事。


記者:您怎樣理解醫生與社會的關系?


翁建平:醫生需要正確認識自己的社會責任和醫療工作所産生的社會效應。做一名現代醫生,不能只埋頭看病,更要准確把握時代脈動和社會需求。醫生既有責任治療病人,也要爲社會公衆服務。只有把個人的專業發展和事業成就融入時代,才能做出對社會、對老百姓、對時代有益的事。個體是渺小的,我們取得的一切都源于人民,源于這個偉大的時代。


記者:您认为未来糖尿病防控的方向是什么 ?


翁建平:糖尿病防控工作事關健康中國建設目標實現,需要政府、學術組織、醫療機構、醫務工作者、醫藥研發企業以及媒體、患者等社會各界的重視和支持。未來希望在互聯網+思維指引下,人工智能、5G移動、可穿戴設施等新技術、新策略能更多地運用到糖尿病診療、管理和防控工作中。



翁建平小傳


1965年8月出生于江苏常熟,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2007年获聘二级教授,一级主任医师。现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临床医学院执行院长、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副院长。兼任亚洲分子糖尿病学会副主席,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名誉主任委员,广东省精准医学应用学会会长;《中华糖尿病杂志》总编辑, 英国Diabetes Metabolism Research and Reviews 共同主编。


1985年從東南大學醫學院(原南京鐵道醫學院)獲醫學學士學位。1988年考取中山大學碩士。1997年在瑞典隆德大學Malmo深造,師從瑞典皇家科學院院士、歐洲科學院院士、全球糖尿病著名專家LeifGroop教授。


作爲內分泌與代謝病國家重點學科帶頭人,翁建平對糖尿病早期防治、特殊類型和家族遺傳性糖尿病及其並發症等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和深厚的學術造詣。他牽頭制定《糖尿病早期胰島素治療國際共識》和《中國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 2013》,改變了糖尿病治療理念與治療方式。在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發表多項研究成果,發表英文論文150余篇、中文論文 200余篇,合計總引用頻次約5000次。


曾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和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是中山大学首批中山名医和首批5位卓越教授之一,曾被授予“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和“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方萍 朱伟华 陈旭)


健康报文化频道 2019-06-28

https://mp.weixin.qq.com/s/dqmHqdXixdHz8s9WD0bAuw

https://www.yuanben.io/article/5OK2IV6CURCCFZDAMAXTSJS82MJ7SQVUDN0VABHZVYPYKKTEU?from=weixin


     
中國科大新聞網
中國科大官方微博
中國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國科學技術大學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